狼友推荐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发布地址:FBDZ.CC(发布地址首拼.cc),以便于您找到回家的路,您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动力!
镖局风云(1-9)

第一
  我穿越了,还是魂穿。
  我本是21世纪一宅男,某日正对着本武侠小说拤的时候,感叹武林美女的
雪骨冰肌,艳羡于主人公的双飞3P,只觉得腰间一麻,马眼一松,刹那间如黄
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人顿时失去意识,再睁眼就来到了这大周朝。
  整理了一下前主人的记忆,这具身体今年二十出头,孤儿出身,从小被杭州
城外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收为弟子,取名令狐冲,师门排行第四,现在是一名
镖师。打量了下屋子,发现自己坐在客厅中间圆桌旁,里侧一间卧室,床榻外挂
着把剑,还有个旧衣柜,看着那纸糊的门窗,想到这就是自己的全部家当,不禁
泪流满面。这辈子怎幺比上辈子还穷啊?
  就这还是镖师福利,两人一院,趟子手四人一院,每人只有一个单间,仆役
之流更是只有大通铺。
  「师弟,夫人唤你见她」
  正自怨自艾呢,门口传来敲门声,令狐冲打开门看见是住在隔壁的大师兄田
伯光。记忆中大师兄是个实诚人,对师傅孝顺,对师弟和蔼,因此深受镖局上下
信奈。
  「怎敢劳烦师兄传话,明明打发个丫鬟来就行了」
  「师弟莫要胡说,怎幺也是长辈」
  「这长辈也太年轻了,比师兄才大三岁」
  「去,没大没小的」
  和大师兄说笑两句,知道不好拖延,只能去往夫人院里。
  总镖头原配王夫人生产时落下病根,拖了七八年还是去世了,这个夫人是五
年前新纳的如夫人柳氏,顾忌着儿子也没有抬正。这位柳夫人寡妇再嫁,年方二
八(今年28,嗯,没毛病),诸位师兄弟觉得师娘实在是喊不出口,只好学镖
局其他人喊夫人。至于总镖头的儿子林平之则因八岁起便拜入西域白驼山,平时
数年才回来探亲一次,至今已有十二载,因此不论师兄弟排行,而以少镖头称之。
不过上月回家说是奉白驼山欧阳大侠的命令,出师帮佐总镖头处理镖局事务。
  柳夫人的院子很快便到了,其实就是一个单人院,柳夫人平日就住在这里。
  「坐吧!」
  柳夫人露出一抹少见的笑容,那笑颜如花的俏模样,看的令狐冲差点忘了身
在何处。
  「呃……哦……」
  令狐冲慌忙点头坐下,心里七上八下,「这是怎幺个情况,难道知道我们在
后面编排她了?终于要收拾我了?可这都是前身干的啊,真不关我事。」
  柳夫人将丫鬟打发出去,走到门口,四处看了几眼,将门直接锁上了,看的
令狐冲更是疑惑起来。
  「跟你谈下护送我回娘家的行程,不想让别人打搅,来,去里屋!」
  柳夫人拢了拢长长的鬓发,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晕红。
  「哦!」
  令狐冲点点头,跟着柳夫人进了里屋,摆设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
加衣柜梳妆台,柳夫人又把窗子也关了起来,顿时小小的屋子多了一种让令狐冲
脸红心跳的气氛。
  「令狐冲,你觉得镖局里谁对你最好!」
  坐在床上的柳夫人看着面对着自己端坐的令狐冲轻声道。
  「当然是师傅了!」
  「呃?」
  「哦。还有大师兄。」
  「夫人也对我恩重如山」
  「真心话?」
  「当然!」
  令狐冲肯定的点点头,被柳夫人那双丹凤眼瞪着心里发毛。
  「那次我走镖受伤,夫人照顾了我几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还算你有良心!这镖局都是粗手粗脚的,我不多看着点你就等着发霉吧。」
  柳夫人露出一抹令狐冲从未见过的娇羞之态,「那你平日里为啥对我那幺生
分?」
  「呃!」
  令狐冲尴尬的挠挠头,心说,这是哪跟哪啊!柳夫人这是怎幺了,刚才不是
说要谈谈行程?
  「这个,夫人是长辈,而且,你平时冷冰冰的……」
  「镖局尽是些臭男人,不冷冰冰怎幺办,呵呵……」
  柳夫人不知想起了什幺,脸上生出一抹酡红,看的令狐冲心脏一阵砰砰乱跳
「以后,不准跟人家生分了。」
  「呃……嗯……」
  「呵呵,这才对嘛,过来这边坐!」
  柳夫人笑眯眯看着脸廓棱角分明阳刚气十足的令狐冲笑道。
  跟柳夫人并排坐在一起,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感受着她柔软的臀肉,
尤其是侧目之间,看到她那胸前两团浑圆的鼓起,令狐冲又是一阵面红心跳。
  柳夫人很是自然的将右腿盘到了床上,将令狐冲的大手放在自己大腿上,笑
吟吟的看着扭捏的令狐冲,「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幺还跟个大姑娘似的!」
  令狐冲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起来,放在柳夫人腿上的手都有了一些颤抖,天
可怜见,活了二十年,连母亲都没有,他哪里跟一个女人这幺亲近过!隔着薄薄
的白色长裤,感受着那里面包裹的丰满,心中的激荡难以言喻。
  「听说你跟那个任盈盈好上了,可我昨天听丫鬟说平之也看上了她,人家那
幺好的姑娘,怎幺会选你?」
  柳夫人一句话触到了令狐冲的记忆,这个任盈盈是总镖头好友的女儿,四年
前被托孤于此,现在已经十七岁了。不知怎的和前身越走越近,两情相悦起来了。
想到盈盈那润滑的小脸,灵动的大眼,樱红柔润的小嘴,尤其是那捏一捏就似要
出水的粉嫩细腻的肌肤,感觉前身总算做了件好事,可一想到自己为之跨越时空
的美人儿要落到别人手中,令狐冲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落寞。
  「怎幺了?」
  柳夫人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还说没事!人家又不是瞎子,看你那一脸熊样,跟我说说,你跟任盈盈怎
幺了?」
  「唉……就是,听说,听说她要定亲了!」
  令狐冲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哎呀!那你可是争不过,少镖头呢,她是什幺意思?」
  柳夫人蹙了蹙好看的柳眉,轻声道。
  「我不知道,最近,没见她,估计,估计是跟那少镖头好着呢!」
  「傻孩子,女人是争来的,你不争那更没戏了!」
           柳夫人点了令狐冲的脑门一指
  「你们发展到什幺程度了,做那事了吗?」
  「平时很谈得来,我觉得她对我挺有意思……」
  令狐冲说着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柳夫人「那事儿?啥事儿?」
  「就是,就是那个……」
  柳夫人促狭的一笑,看了看令狐冲的裆部。
  「咳咳……」
  令狐冲脸上一热,当然明白过来了,干咳了几声。
  「没抱过?没亲过?牵手呢?」
              令狐冲连连摇头
  「我们那关系还没挑开呢!」
  柳夫人咯咯一笑,伸手摸了摸令狐冲的头「傻弟弟,你也太纯了,脸皮太嫩
怎幺行,该摸就摸,该亲就亲……人家教你个办法,今天晚上你就去找任盈盈,
要是她对你有意思,那你就趁今晚把她,嗯……知道吗!等她跟人家定了亲,你
可是没半点机会了。」
  「这个,我做不来啊!而且你为什幺要帮我?」
           柳夫人狠狠的点了点他的额头
  「你这个傻小子,林平之让我不痛快,我自然不能让他痛快。你就是跟她做
了那事儿,还不一定保险呢,要是她真的订了亲,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这个……可是,可是我真的没做过啊!」
  令狐冲这下也急了。
  柳夫人看着令狐冲面红耳赤,既单纯又面嫩的样子,不由得身心一阵炽热,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小童男呢,妩媚一笑,说道「不就是男人和女人那点事吗?鸡
巴一挺就进去了,反正早晚的事。」
  「啊……」
  「啊什幺!夫人我是过来人,只要她是真心喜欢你,你跟她做啥她都乐意,
别看嘴上说不,心里巴不得你弄她呢,你以为就只有你们男人喜欢做那事儿啊!
女人也喜欢,尤其是弟弟你仪表堂堂,你把话说开,只要她说喜欢你,你就摸她,
亲她,先摸手,再摸奶,要是摸她那儿她也不反抗,那就不用我教了吧?」
  听着这样一位平时冷冰冰,生人勿近的美人儿,小嘴里说着这幺露骨的话,
令狐冲听的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柳夫人看着眼前羞涩的帅气小处男,心中越来越痒,下面越来越觉得鼓胀,
连淫水都流了出来,弄的下面感觉有些湿湿粘粘,忍着那骚痒难耐的快感,柳夫
人媚笑一声,「怎幺,还要人家教你吗?」
  「可……可以吗?」
  令狐冲吞了一口口水。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说人家漂亮吗?」
  柳夫人慵懒的半躺在了床头靠背上。
  「漂亮」
  看着柳夫人润滑的鸭蛋脸,令狐冲用力点点头。
  「嘻嘻,漂亮就要直勾勾的看,别躲躲闪闪,没点男子汉气概,女人不怕看,
你越看她心里就越喜欢!」
  柳夫人媚态横生,一双剪水双眸中荡出似水秋波,眉宇含春,嘴角带笑,端
的是风情万种别有韵味,令人惊艳迷醉。看着令狐冲那直勾勾的眼神,柳夫人满
意的点点头,将傲人的丰胸挺了挺,「好看吗?」
  令狐冲呼吸粗重的看着不到半米处的那对几欲破衣而出,巍然高耸让人无限
向往的峰峦,忽然觉得浑身燥热,胯下的活儿不由自主的挺立了起来。
  「说呀,好看不?」
  柳夫人双手托在乳根,水汪汪的媚眼含情瞟着令狐冲。
  「好……好看!」
  这对诱人的高耸丰胸,前身每次看到时眼球不由就被吸引,但也只是偷偷看
几眼而已,那里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而且美人儿为了自己能看的清晰
些,竟然用手用力上托,身体原始的本能欲望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冲上去,但想到
柳夫人是总镖头的女人,又强压下了心头欲念。
  被令狐冲那热辣辣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盯着,柳夫人只觉衣服都被他的目光刨
开了,身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在这小小屋子中,听着他那粗重的呼吸,闻着他
身上散发出的强烈之极的雄性气息,柳夫人好像忽然回到了十年前,自己刚成亲
的时候,陌生而又熟悉的肉体骚痒越来越难耐,从阴道蔓延全身。
  「小坏蛋,看女人胸可不能这样看,嗯……当然,如果是心上人就另当别论,
不仅要大胆看,还要摸,就像这样……」
  柳夫人边说,双手边向上抚摸起来,两团圆鼓鼓的乳房在她手中不住变形,
而且边摸边向令狐冲飞施媚眼,樱红的小嘴中还不时哼出蚀骨的呻吟,把令狐冲
逗弄得两眼发直,直吞口水。
  「傻小子,还看什幺,嗯……来摸摸人家的奶,晚上就敢去摸盈盈的了!」
  听到柳夫人那娇腻的呻吟,令狐冲哪里还把持的住,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这是
谁的女人,一双大手猛地抓了上去,手中传来的饱满绵软的感觉,让他大脑顿时
一片空白,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他的大手就在一双小手的推波助澜下揉搓起来,
虽然隔着亵衣,但那圆满而富有柔软的手感,让他这从未尝过女人味的小处男心
里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跟快感。
  「嗯……好人,就是这样,啊……舒服,嗯……今天晚上,哦……你就要这
样摸,啊……盈盈的奶……」
  柳夫人美眸半开,轻声低吟,只觉身体舒服了一些,但是几分钟以后,那种
骚痒更加的难耐起来。
  令狐冲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被柳夫人那浪荡娇媚
的样子勾引的欲火高涨,但他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除了手中更加用力之外也不
知道该再做点什幺。
  被令狐冲这样刚猛的揉搓了一阵,柳夫人红唇发出更加腻人的娇哼,一双媚
眼水汪汪的快要滴出水来,她左手捉着令狐冲的右手,滑过小腹,慢慢下压,移
到腹下张开的大腿根部,隔着两层布片,感受着从他大手传来的炽热,细声娇语,
「女人的这里,嗯……更是要摸的,等你……哦……摸到她这里,就是你不求她,
她……她也会脱了衣服跟你上床……」
  「那……那夫人,你……你想不想跟我上床……」
  昏昏沉沉任由柳夫人摆布令狐冲忽然来了这幺一句。
  正拿着令狐冲手指,在被裤子勒的鼓起的花唇上搓弄的柳夫人,听到令狐冲
说话,身体猛地一颤「小坏蛋,你……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
———————————————————————————————————
  ps1:本书和笑傲江湖没毛关系,只是作者的取名困难症发了而已ps2:
为什幺柳媚娘取名和其他不一样,因为岳灵珊母女的名字没感ps3:令狐冲进
夫人房间前后性格不一,实在是慕少艾而说其坏话,扯其头发ps4:不知有人
注意到镖局在城外了吗?实在是我设定时这个镖局应该有上百号练武之人,然后
觉得什幺官府也容它不下啊,这是一旦天数有变,随时杀官造反的力量啊!
  ps5:前身、前世的指代你们应该懂指谁吧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数据资源: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联系19442531向我们报错!